新床单、新被褥<

时间:2021-01-08 18:12 来源:http://www.djlrc.cn

■十万余元善款安排专人监管,曲阳县将摸底农村学生生活状态

要说最忙碌的,就是小丰的叔叔杨双印和婶婶黄秋英了。在小丰住过的加重及普通病房里,堆满了各界人士送来的爱心慰问品。小丰的叔叔和婶婶一趟趟地将东西往楼下拎,楼下一辆皮卡车的车斗中居然被装得满满当当!

得知孙子要回家,爷爷一宿没睡

12时30分许,“爱心妈妈”为小丰做好了午饭。端着一碗炒鸡蛋,小丰并没有吃,而是拿起一双筷子朝着坐在屋外台阶上的杨大才走去。

■叔叔婶婶负责照看小丰的生活学习,同村三位爱心妈妈也会照顾

差点阴阳相隔的亲人,终于再次相聚。杨大才和小丰,祖孙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真舍不得你走呀!”看着可爱的小丰,护士王欢和张欢一把将孩子抱到了怀中。望着朝夕相处了十几天的叔叔和姐姐们,小丰也依依不舍,口中一直念叨着还想再住几天院。当张合林询问小丰未来的理想时,小丰脱口就说想当医生,“我将来也要治病救人!”

昨日11时28分,小丰乘坐的爱心车缓缓停靠在齐村乡桃户地村村口。在小丰位于半山腰的家门口,曲阳县的教育、妇联以及齐村乡多个部门的负责人早已等候了许久。除此之外,桃户地村不少村民也在公路边驻足观望着。

新闻闪回 保定市曲阳县桃户地村8岁男孩小丰(化名),凌晨被醉酒的父亲用菜刀割断气管。小丰被送往省二院后紧急抢救脱险,医护人员随后发微博向社会求助。

虽然换了新屋子,但是小丰还是独自来到了曾经与父亲共同生活过的房间里。他从墙上摘下一个红布兜,“这是我的作业,老师还没看呢!”

在记者准备离开小丰家时,小丰独自一人依靠在屋子的门框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小丰81岁的爷爷杨大才也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自言自语着。祖孙俩心里,也许在想看守所里小丰的父亲,也许在向往着全家人真正团聚的那一天。

“医德高尚暖人心 医术精湛传四方”,当着胸外科主任张合林的面,杨双印夫妇和小丰将锦旗送给了胸外科的所有医护人员。“在小丰最危险的时候,是你们把他从死亡线拉了回来,俺们是农村人,太多的话不会说,就想谢谢你们!”

当着大家的面,齐村乡党委书记曹英才将1000元现金塞到了黄秋英的手中,“这是乡党委和乡政府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以后能好好照顾小丰。”记者从曹英才口中了解到,黄秋英和杨双印夫妇已经被指定为小丰的监护人,负责照看小丰今后的生活和学习。

据曲阳县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刘斌介绍,县里的多个部门将会根据各自权限对全县的未成年儿童进行一次调查摸底,了解像小丰一样生活在农村的孩子的生活状态,全力杜绝类似伤害孩子的事件再次发生。

把“妈妈”做的饭喂给爷爷吃

“我的孙子回来啦?在哪儿呢,快让我看看!”在村民的搀扶下,小丰的爷爷杨大才拄着双拐挪着步子来到了家附近的一段斜坡上。老人的嘴唇不住地颤抖着,身体也颤巍巍的。听说孙子要回来了,杨大才一夜没有合眼。

听到孩子的话,小丰的班主任张林红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开始为小丰批改起十几天前完成的作业来。张林红说:“小丰学习成绩特别好,我一定会尽快帮他补上落下的课程。”同时,曲阳县教育局副局长赵增军也表示,他们会安排齐村乡小学的老师为小丰做心理疏导,让他尽快重新融入到校园中。

“爷爷,我喂您吃饭!”小丰用筷子夹起一块炒鸡蛋,轻轻地送进了杨大才口中。吃着宝贝孙子喂的饭菜,杨大才遍布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香,真香啊!”

记者将前日在医院和杨双印等人清点的爱心捐款情况告知曹英才后,曹英才明确表示,他们已经安排了专人负责监管这十万余元善款今后的使用。“但凡花一分钱,小丰的家人都必须记下一笔账,我们的监管人员也会同时了解支出详单。”

专人监管十万余元善款使用

经过十二天的精心治疗,昨日上午,被父亲割断气管的八岁男孩小丰顺利出院。本报记者全程陪同小丰,回到他位于曲阳县桃户地村的家中。这个从死神魔爪中逃出来的小男孩,重新回归熟悉的山村。

“要回家喽,我要回家喽!”小丰独自一人在胸外科的病房走廊之间跑来跑去,脸上挂满了笑容。

昨日8时许,熙熙攘攘的病房内,八岁的小丰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梭着。医护人员以及周围的病人,都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男孩。

“以后你就住在这间屋子里,我们来照顾你!”说话的,是同村的杨银珍、王雪红和付改素三位大姐,作为熟悉小丰家庭的热心村民,她们三人被曲阳县妇联选定为小丰的“爱心妈妈”。据县妇联主席唐少会讲,这三名“爱心妈妈”将会在今后的日子里给予小丰最细致的照料,让小丰感受到母爱的温暖。

“不要着凉,不要随便蹦高,一定要注意伤口啊!”小丰坐进车子后,胸外科护士长王连云一再朝小丰嘱咐着。

穿上爱心人士送来的新羽绒服和新鞋,道别了熟悉的病友,小丰跟着叔叔离开了病房。在住院部楼下,志愿者苏先生早已发动了汽车,准备将小丰和亲戚们送回家。

爱心慰问品装了满满一皮卡

走进熟悉的小院,小丰被带进了最西头的一间屋子里。新床单、新被褥,已经被彻底打扫整理过的房间成为了小丰的“新家”。看着被拾掇一新的屋子,小丰腼腆地笑了。

“爷爷,爷爷,我回来啦!”抬眼看到五六米远的杨大才,小丰松开旁人拉着他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着爷爷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年迈了爷爷。